[授权汉化][猿美]DAMOCLES DOWN·下

授权见前篇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778777#2

——

7年后设定第三回·下

 

DAMOCLES DOWN

 

 

「嘛,那个时侯是真的觉得不行了呢」

 

我们现在很后悔。今天到底为什么要来尊先生的家。桌子上并列摆着三个装满萩饼的套盒,周围围坐着五个男人和一个少女。因为原青王的一句「这是淡岛君做的呢…」,没有一个敢出手的勇者。镰本似乎是可以吃的样子,但这家伙意外的口味挑剔呢。在寂静的客厅里,先开口的是分配茶杯的草薙先生。真的是老妈气质的辛苦人啊。

 

「嘛我也努力过了,那边的室长也拿出干劲了…总之最后是大团圆真的太好了呢」

「…嘛,也是。」

「是啊!真的太好了!」

 

在默默同意的尊先生后,我也跟着说道。

 

宗像原室长和尊先生一起战斗,打倒了无色之王,一起放手王权。白银之王复活了,石盘也重新凝结选出了新的王,世界上没有发生任何事。尊先生勉强在王之力的限度内战斗了,造成了小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坠落。学院岛周边的陆地几乎都消失了,结果却一切OK什么的…文化祭?那是什么。

 

嘛,尊先生没有事真是太好了!说心里话的话,虽然还是想让尊先生来做王,也不太可能了。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让同一个人两次成为王也是做不到的吧。而且尊先生本人也说了「已经够了吧」。嘛,这也没有办法。顺便一说,我痊愈是六个月之后。作为人类还意外的挺结实的。

 

安娜立刻坐到了尊先生身边,看起来幸福地沉默着。而在安娜旁边的尊先生也稍稍柔和了表情。真好啊。就像那时候的吠舞罗一样。尊先生感觉到了我的视线,抬起了脸,用一直低沉声音问道。

 

「…怎么样?能做得好吗?」

「呃…呃,那…个,虽然完全做不到尊先生那种程度」

「八田哥勉强也做得挺好了。安娜也在嘛」

 

镰本nice follow!不过「八田哥勉强」是什么意思啊。我看着开心起来的安娜。安娜一定想和尊先生一起住在这里的吧。但是我觉得自己有些不够可靠,所以说了希望尊先生能像一直以来一样住在吠舞罗这样的话。结果得到了虽然很感激,但是很抱歉的回答。虽然想要早点成为尊先生那样的人是不太可能,但自己的屁股还要自己擦,所以希望能再忍耐一会儿什么的…

 

「我,不想要这样」

「安娜啊啊啊」

「也太容易被人读心了吧,八田哥!但是安娜啊啊啊」

 

因为赤之氏族的羁绊过于热烈深厚,原室长感觉有些混乱。

 

「没问题的。伏见也在」

「不过猴子那混蛋与其说是帮忙还不如说是个妨碍…」

「嘛—嘛—,八田哥。bar的经营光靠我们是做不到的吧」

 

Bar-HOMRA的主人虽然还是草薙先生,但因为草薙先生和尊先生一起住在这个郊外的家里,所以实际上的管理者是猴子。翔平稍微来帮过一下忙却受到了挫折。钱的事情,好像相当麻烦的样子。「交给伏见就能安心了啊」草薙先生这么说的原因,大概就是猴子还算挺擅长这样的事吧。

 

「话说回来,这个萩饼」

 

喂原室长,别把话题扯回去啊。真是就算我们把阴暗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也躲不开,在身边一直打转的可怕玩意啊。

 

「五行乘五列,一个套盒里有二十五个。再乘三,就是七十五个。现在我们有六个人,也就是说,一个人应该吃几个呢?八田君」

「一个」

「我每天都会从伏见那里听说你的事呢,比想象以上更加…不,对王的侮辱是不能原谅的」

「已经在做了啦—又不是这种事」

「」

 

镰本从背后架住了就要开吃的我,安娜把双手合在面前,用做好觉悟的表情说道「我开动了」,然后从套盒中不用任何工具就拿出一个萩饼,放在小碟里摆在面前。

 

「明白了…这个…稍微,不那么甜…」

「呜噢噢噢,太狡猾了安娜!」

「也给我找一个不甜的吧,安娜!」

 

看着我和镰本的大骚动,原室长呀咧呀咧地叹了口气。

 

「看来你们对食物欠缺敬意呢。真像是粗鲁的赤之氏族」

「最欠缺敬意的是你的副长才对吧!」

 

因为我的反驳,眼镜喀嚓地摇动了一下的原室长,把视线从套盒上移开,做出绝不会出手的样子。我可不想知道你平时受害了多少回。安娜保持着没有表情的样子,用点心签切下了萩饼的一半,咽了口口水放入嘴中,然后慢慢咀嚼结束后说道。

 

「是,菠萝蜜馅的」

「安娜,lucky—!!大成功啊!」

 「淡岛君,竟然会放进这么普通的东西…不对,把菠萝蜜认定为普通的东西的我也已经很奇怪了吧」

 

安娜看着尊先生说了「好吃」。尊先生沉默地点点头,向套盒伸出手取出了一个,草薙先生发出了悲鸣。

 

「安娜!!尊,不行啊!世理酱才不是会只满足于这种水果萩饼的人。一定会有什么更匪夷所思的陷阱才对」

「…叽叽喳喳地吵死了」

 

尊先生可能稍微有点后悔。但是他向安娜轻轻地点了点头,张大嘴一口气把萩饼放了进去。只咬了一口便露出了「?」的表情,再咬了一口就紧紧皱起了眉头。就算光咬一口就这样辛苦,尊先生还是把它咽了下去。草薙先生急忙递过茶,紧张地问道。

 

「…什么。什么东西放进去了」

 

尊先生一口喝干了茶,郁闷地低声回答道。

 

「…沙冰一样的感觉…、黏糊糊好像牛奶一样的…」

「炼乳吗!!!!」

「还放了糯米…。只有红豆和这个」

 

到底是有多、是有多甜啊!光听就觉得牙齿都要融化了!吐出来也没关系的快吐吧!你真的是王中之王啊…话说这个,就算冲淡了也太可怕了吧!作为王的尊先生抖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我们更加不敢向套盒出手了。但是这种怎样也被束缚着无法逃离的感觉……

 

这时,传来了车停在门前的声音。尊先生望向安娜。安娜说着「没关系」点了点头。咔啷地,日本式玄关门打开的声音响起,是谁在走廊里的脚步。猴子不耐烦地掀起布帘走进来。大概是被狠狠使唤了,脸色有些憔悴。我和镰本「噗」地发出气音,猴子转过眼珠瞪着我们。

 

「哦,伏见。辛苦你了」

 

草薙先生代替我们出言慰劳,猴子相当消沉地回答道「哈…好久不见」,向尊先生点了点头,就这么径直走进客厅,坐在了我的后面。然后他贴到我背上,用手臂圈紧了我,像任性的孩子一样说着「美咲累死了美咲累死了美咲累死了」。真是拿他没办法啊,这么想着的一瞬间,我撞上了似笑非笑的草薙先生和不知为何在点头的尊先生的目光。呜啊啊啊啊啊!我像是要把背后的笨蛋猴子撞开一样挣扎着。

 

「你这混蛋,不是说了要在别人面前安分点的吗!」

「…那不是别人面前就可以了吧,那就回去,现在马上回去美咲。回去的话没有你怎么看GPS啊」

 

你到底把GPS放在哪里了啊!明明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了…。(回答:靴子里)不对,重点不在这里,我刚才、好像说了什么超级羞耻的话?不对,没说?很普通?安全?混乱的时候,安娜下了御诏。

 

「虽然很奇怪,但是没关系。大家,都懂的。」

「安娜啊啊啊啊啊啊!」

「那,我就回收我家的国王大人了」

 

猴子就这么抱着我站了起来,然后把车钥匙丢给宗像先生说道。

 

「可以的话请用吧。我坐美咲的机车回去」

「这是我们的公务车吧。正好呢,送我来的车已经回去了」

 

猴子确认了一眼宗像先生面前的小碟子。看到那还没有使用过的样子,有点恶毒地说道。

 

「如果不在这里吃完的话,回去还有专为宗像先生准备的满满一盒萩饼。请快些回去吧」

 

于是我看见了,原青之王的脸上变成了人类无法做到的青色。猿比古太感谢你来接我了…就算被叫成homo,我也不想拿命来换。

 

「气氛也好起来了就这么回HOMRA也很麻烦,镰本和安娜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

「这样的真的还是算了吧,草薙先生!」

「我要和,尊住在一起」「我也要和,尊先生住在一起」

「完全不像啊,镰本!一点都不可爱」

 

猴子拉着我急匆匆地走出了客厅。尊先生忽然「伏见」地出声道。猴子也不得不停下脚步「请问怎么了」地回答道。尊先生盯着猴子的脸,眯起了眼睛,嘴角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做出了好表情呢」。好酷!尊先生好帅!!明明什么都还没说,猴子这混蛋立刻就察觉到了,抱在我腹部的手一下子收紧。痛、好痛的!

 

猴子接收了尊先生的视线,沉默了会儿,「…多谢」这么说道。尊先生像是表示可以去了地挥挥手。猴子向这行了一礼,就这么抱着我走出了家门。

 

——

 

在机车前,我们为了谁坐在前面又无法避免地争论了起来。我当然要坐前面。坐在后面一点也不拉风。对于这些话,猴子摊摊双手说道。

 

「我坐在后面的话,对用奇怪的方法摸你这一点还是很有自信的。没问题吗」

「怎么可能没问题啊!!」

 

因为会很麻烦猴子还是坐在了前面。我不情愿地跨上机车后面。都是男人,前后座麻吉感觉恶心。车因为是美国产的所以没有后座。没办法,为了遵守交通规则我紧紧搂住了猴子…才没有呢!猴子揶揄似的笑着,越过肩膀回头,什么也没说又转向前打起了引擎。传遍全身的夸张震动让人感觉很舒服。车一下子就加速冲出了车道,走的是没有其他车的田间小路。引擎发出低音,不断地加速。夕阳只剩下一点余晖,夜晚就快到来。

 

「你这家伙…,居然先把我的梦想…」

「哈?」

「被尊先生…认同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为什么你倒」

「听不到啦—」

 

绝对听到了。我「切」了一声,用额头撞着这家伙的背。猴子好像很愉快似的颤动着身体轻笑。回去绝对要把他揍扁。我生着闷气,看着迅速向我们身后流驶的暖橙色路灯。

 

「呐,美咲」

「啊啊?」

「我的,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果然还是听得到吧!我正要再用一记头槌招呼他时,猴子确用突然认真的、平静で声音说道。

 

「『因为有你过了非常棒的人生』,这是最想听你说出口的话」

 

引擎声和风声混杂在一起,却只有这句话清晰地传入耳中。就好像在耳边说的一样。什么啊。像笨蛋一样。真是让人无奈的梦想啊,笨蛋。我用本应该撞去的额头,蹭着这家伙的肩膀笑了。因为这样的话,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在尊先生的剑下厮杀的那天。没说吗?大概是连开口的力气,也一点不剩了吧。嘛,算了。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因为我一直颤抖着身体笑着,猴子「要冲刺了哟」地苦笑着。机车后照灯带出一条赤色的光迹,向明灭炫目的街灯前行。

 

END.

 

 

评论
热度(9)

© 联合国违和部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