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汉化][猿美]DAMOCLES DOWN·上

授权↓

发件人 : 

米山   

殖质様
2012年12月22日 00:00

ご連絡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weibo見に行くのが初めてなので、もしかして登録が必要なのでしょうか
謎の画面がでてきて…日本人は見れないのかしら…!?涙
でも喜んでいただけて嬉しいです。
こんな文章を中国語に訳してくださる殖质様にも感謝です。
中国のKファン、いえ猿美ファンのみなさまが楽しんでくださっていると思うと
ニヤニヤしちゃいます。

続き、ご面倒でなければどんどんどうぞ…!
教えてくださったご感想がとっても嬉しいです!
またお教えいただければ、更新の励みになりますです。
ではでは!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778777#1

——

7年后设定第三回·上

 

DAMOCLES DOWN

 

 

世界的终结,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现在,如同巨塔般的尊先生的剑,正在我头上的高空崩坏。狂风将一切混乱地卷入,形成了几道龙卷。红色的雷光掉落在周围,地表纷纷碎裂。地震声,轰鸣声,风的咆哮声。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迦具都陨坑再现了。

 

我用火焰挡开了被突起的狂风卷飞的管路和混凝土碎块。毫无惧意。这最棒了。这全部都是尊先生的力量。好厉害,好厉害。我兴奋得不得了。这个渺小的岛,就让它在街上这么蒸发消失掉吧。这就是尊先生强大的力量。但也不能这么毫无顾忌地沉浸其中。那把剑掉落下来的话,尊先生不可能没有出事。

 

尊先生像是打算由自己来了结这一切。王之间的战斗,凭我是不可能介入的。但是,只有一瞬间,能稍微改变走向之类的说不定也做得到。而且,我想要把尊先生所带来的这个结局,在一旁好好地烙印在眼中。所以我先要把这家伙…面前的这个穿着蓝衣服的打倒。

 

「退开,猴子」

 

真是的,在现在这种时候也要像理所当然一样地挡在我面前。我稍稍笑了一下。呐,为什么你除了这样的我以外谁都不看呢。比我厉害的家伙明明要多少有多少。我苦笑着,猿比古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你在笑什么美咲。童贞还挺有余裕的嘛」

「才没有余裕呢,笨蛋」

 

已经到了连否定童贞都觉得辛苦的地步了,嘛这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余裕什么的,是真的没有了。到这里来的路上,虽说一个个打倒了碰上的蓝衣服,但遇见了黑狗难免会有伤痛。我用掌心敲敲后脑,脑袋里已经晕晕乎乎了。但只是把这家伙干掉总还做得…到吧。我的视野有些摇晃。

 

「相当坦率嘛,美咲。你和夜刀神玩得挺久吧?看起来很愉快的样子,被我插进来一看还真是不得了啊…呵呵」

 

猿比古这么说着,像是在审视消耗状况一样,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然后低声笑道「看来就算不用两种颜色也能杀掉你啊。想死在那种下面?」,双手分别握着匕首和剑。我的头脑大概是更加混乱了吧,竟然第一次觉得猿比古剑上泛着的青色光芒十分美丽。

 

「哪边都不需要,你这混蛋猴子」

 

我把所有体重都压在滑板上向前冲去,猿比古半笑着摆好了剑。就这么保持着向前冲的架势,我踩着滑板的末端高高跳起。已经见惯了这种把戏的猿比古向后退了半步避开了。锐利的斩击割裂了我的手腕和肩膀,飞溅出了血沫。但是,猿比古的左腕也被滑板的前端击碎。已经不能再用匕首了吧。

 

不知几回合的战斗后,我踩着空中旋转的滑板,直指猿比古的脸上击去。到底有些惊讶的猿比古用刀挡下了这一击。我趁这个空隙,因为腹部被烧焦的伤处握紧了拳头,这个时候。

 

尊先生的结界,一下子消失了。

 

这是真正恐怖的丧失感。到现在为止一直缠满全身的暴乱的火焰,无论如何都消失了。猿比古也总算注意到这一点了吧。他别开了几乎没有反应,因动摇而动作迟钝的我胸前的剑刃,抓住肩膀把我推倒在地上。背骨被碾压到眼前出现了火花。一直以为这是漫画里才会有的表现…

 

「真可怜啊,美咲」

 

猿比古踢上我渗血的胸口,跨坐在倒在地上的我之上。大概是出血过多,我开始目眩。什么也想不出来。不,是思考不了。尊先生。尊先生,难不成。猿比古俯视着茫然的我,无趣似的咂了咂嘴,用刀割裂了被血浸湿贴在我身上的T恤。在那被割开的地方,正是吠舞罗的纹身。

 

「你的荣耀,现在死了啊」

 

这种事绝不可能。我聚集起剩余的力气瞪着猿比古。

 

「不会死的。尊先生可是…」

 

不等我说完最后一句,猿比古吼道。

 

「已经死了啊!!」

 

虽说已经见过好多次这家伙的喜怒无常,这样爆发的嘶吼还是很久没听到了。耳朵深处都在轰鸣。虽然想要用言语回敬,但头脑一片空白,什么台词也浮现不出来。猿比古在这样濒死的我之上,用分不清是在笑还是在哭的声音继续道。

 

「已经死了啊美咲,你的小混混游戏也结束了。对吧?你终于不是吠舞罗的人了,只是、从前的…」

 

不行啊这家伙。完全没有成长啊。是大脑里缺乏氧气的关系吗,在猿比古的脸上我好像能看见中学时代的阴郁眼镜。从前的我和现在的我?我不管怎样都是我吧。你这么擅自执着从前的那个我。这样不觉得很失礼吗?看啊,有的吧。就好像没办法超越第一张专辑的歌手,之类的。也要喜欢新曲啊,笨蛋。

 

猿比古低吼着,难得端正的脸也扭曲了。是在哭吗?不过是我的幻觉也说不定。不过就算再说些什么,我也听不太清了。啊啊,可恶。饶了我吧。别说到最后自己哭起来啊,真是麻烦。我明明都浑身痛到动不了了。

 

我抬起了滴着血的左手。然后抚上了稍有些惊讶的猿比古的脸,在脸上留下了血痕。十束先生也是用这种感觉看着我的吗。痛的人明明是这边才对,猿比古却做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那确实是,想要说对不起的样子。我从喉咙深处发出低笑,手指攀上了猿比古的后脑,抱紧了他。

 

猿比古还保持着原样的剑刺入了我的胸膛。是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流出来的恍惚的感觉。猿比古停滞了呼吸,全身紧绷起来。我把目光投向空中。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坠落真的开始了。赤之王的剑正在崩坏。剑柄碎成了数块巨大的瓦砾,像是要把地面完全覆盖似的落下来,发出了巨大的地震声。我想自己就会这么死去了吧。嘛,也没什么别的留恋了,吧。尊先生也不在了。我的吠舞罗也,在这里终结了。

 

「美咲…」

 

但是,心里还有一件事放不下。

 

「…美咲,」

 

这个笨蛋,不能就这么放任他混乱着不管。别用发出这种像失去父母的小孩一样的声音颤抖啊。我从喉间吐出了痛苦的喘息,猿比古稍微离开了些上身,把剑拔出扔远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明白不了。你也不想被理解吧?这家伙要是有尊先生就好了。像对我而言的尊先生一样的人。拉住你的手的人。以前说过的吧。去找这样的人吧。但是这样对你来说真的好吗,我已经不明白了。似乎有很大的碎块掉下来了,但猿比古连身体也一毫没动就挡开了。

 

「……你,啊」

 

明明这么强却是个笨蛋呢。我就着断断续续的呼吸笑着。说不定能成为王呢。但是你不是适合做王的料啊。偷偷摸摸的,做NO.2应该很合适吧。我因为缺氧而朦朦胧胧的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主意。

 

「你啊…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话…」

 

已经找不到了对吧?也没有要去找的打算吧?但是很痛苦吧?所以你才一直做出那样的表情吧

。那么。

 

「我来、做你的王、也可以哟」

 

唔啊,超厉害的好主意对吧。不过,我已经要死了啊。那就期望来世吧?不对,等等,我来世也要被这家伙缠着吗?最后的最后,要来做个不切实际的约定吗?猿比古俯视着我的脸,露出了震惊到呆然的表情。

 

「…美咲来做?我的?」

 

之后,那嘴角浮现出了已见惯了的轻蔑的笑容。然后耳边传来了听惯了的讽刺。

 

「就凭美咲这副样子来做我的王?除了打架以外什么都不会的笨蛋豆丁?」

 

什么嘛,还是哭的时候比较可爱…但是,你不是这么想的吧。虽然抬起手腕,也碰不到你的胸口了。能动的地方只剩下嘴了。我舔了舔麻痹感渐渐退去的嘴唇,终于开口道。

 

「…有意见吗」

 

猿比古的肩膀瑟缩了一下。然后他用认真的表情稍微检讨了一会儿,有些意外地回答道。

 

「不…不坏」

 

他垂下了眼睛,然后缓缓睁开,像将久久在眼中的魔物驱散一样,用回归澄澈的干净目光看着我。用我从没有见过的,毫无忧虑的笑颜这么说道。

 

「不如说,最好不过了」

 

你啊,明明要是能一直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好了。不要傻乎乎地笑。啊啊,最后能看见的是猿比古的脸什么的。这家伙真是把我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来世给我好好记着啊混蛋。

 

然后世界失去了光明。

 

TBC.

 

评论(2)
热度(8)

© 联合国违和部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