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汉化][猿美]NO SUGAR

授权↓

 

发件人 : 

米山   

殖质様
2012年12月20日 02:01

こんにちは、メー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中国の方にも読んでいただけるなんて驚いています。
そして嬉しいです!
中国語訳、どうぞなさってください。
そして、できれば、どんな風になるのか
サイトのアドレスを教えていただけたら嬉しいです。
中国語は残念ながら読めませんが、どんな感じになるのか見てみたいです。

それでは!謝謝!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771631

——

 

7年后设定第二回

 

NO SUGAR

 

 

我正坐在Scepter-4的黑色公务车中,在淡岛副长的催促下以勉强不超过法定范围的速度飞驰着。车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连平时总是有点烦人的道明寺也沉默地坐在副驾驶座上。这是当然的,因为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在光天化日之下突入赤之氏族的主城——仅凭我们三人。

 

我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后座上的淡岛副长。虽说她和平时一样镇定冷静,但即使是副长也无法和王相抗衡的吧。像是感受到了我的不安,她的视线在镜中与我重合了。

 

「秋山。」

「是。」

「害怕的话就在车里待机吧。」

「不,请让我同去!」

 

这对心脏真的不太好,请不要说出这种好像完全看透了别人一样的话。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心渗出了汗水。

 

车不一会儿就到了HOMRA门前。道明寺先下了车,打开后车门。下了车的淡岛副长轻快地踏上了bar前的台阶,毫不犹豫地推开了还挂着close标牌的正门,稍微环视了一下内部便进入了店中。我和道明寺连忙追上她。咔啷。门铃发出了沉钝的音色。

 

深红色的窗帘还阖着,店里有些昏暗。副长仿佛心情不错似的走在木质地板上。在店的深处,一下便能看见站在柜台里的酒保。但副长没有理会那个男人,而是站在了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另一个男人面前。

 

男人像是刚醒来,赤茶色的头发乱糟糟的,仍然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他抱着单支起的一条腿,额头贴在膝盖上。便装的白色T恤领口开得很大,几乎可以看见吠舞罗炎纹身的一半。或许是觉得穿上太麻烦,光裸的脚直接踩在了倒在地板上的靴子上。一言蔽之就是懒懒散散。但果然还是,这么说吧,毫无可乘之机。

 

然后那双眼睛悠然睁开了。和闭着眼时给人的孩子气的印象完全不同,像猛禽一样锐利的目光直直射向了淡岛副长。淡岛正面接受了那视线,一开口便这么说道。

 

「八田美咲。能把伏见还回来吗。」

 

这也太直接了吧,站在副长身后等待的道明寺不经思考就发出了「呜哇…」的低声感叹,一旁的我背后也流出了瀑布般的冷汗。但赤之王,八田美咲却缓和下了表情,「呼」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沙发上,随意地答道。

 

「哦,我是不介意啦」

「诶?哈?美咲?」

 

从柜台那边传来伏见先生受了打击,锅都掉进水槽里的声音。虽说这是如我们所愿没有惊险的展开,果然伏见先生还是有点可怜。在我的余光里,道明寺 「被爱着呢—」这样小声棒读道。伏见先生完全无视了我们,开始了相当不起眼的抱怨。

 

「如果我不在的话,谁来给美咲做早饭啊」

「…镰本?」

「请别这样八田哥,不要在这种时候提起我的名字啊。被homo迁怒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随着柜台边的门的打开,吠舞罗NO.3巨大的身体出现了。然后,似乎是听到了骚动,赤之巫女,安娜也从二楼摇动着裙摆走下来。

 

「怎么了,美咲」

「好像是猴子要回Scepter-4的样子」

「唔」

「…喂那边,不要无视本人就这么把对话进行下去啊。我才不要」

 

伏见先生把目光从我们这里移开,转过身打开冰箱的门。但我们的副长却带着交涉成功的满面笑容,向八田美咲碰脚敬礼。

 

「十分感谢。赤之王」

「唔,没什么」

「伏见。如果你也是赤之氏族的一员的话,王的命令可是绝对的」

 

伏见先生咂了咂嘴,安娜和镰本用愉快的声音「国王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地附和副长道。伏见先生……这里真的是你的容身之所吗。谁也没阻止你离开不是吗。

 

伏见先生大声地咂嘴(好久没听到了,这果然还是很讨厌),粗暴地关上了冰箱的门。然后不满地从柜台后走出来,一边「美咲总是时常故意惹我生气对吧?喜欢这样做的话,那就每件事都来惹我生气试试吧…」地发表着粘糊糊的homo发言(好久没听到了,这个果然也还是很讨厌)。

 

赤之王(小)像是觉得很滑稽似的看着这样的伏见先生,一边「再见—」地轻轻挥着手。伏见先生烦躁地走近这边,一句话也没说放下手中的锅向门走去。淡岛副长向八田美咲优雅地行了一礼后追了上去。

 

我们也紧跟在后面。在不经意间回头时,我看到了意外的景象。八田美咲,正用平静的目光目送伏见先生。总是有着激烈眼神的突击队长竟然也会做出这样的表情,这一定是Scepter-4中的任何人都没有见过的,柔和的表情。不,用柔和还不足以形容……甚至是甜蜜的。注意到这一点时,我几乎屏住了呼吸。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八田恶作剧似的眯起了眼睛,拜拜地挥着手。感觉像是在说伏见就请多关照了一样。

 

***

 

「话说那个制服,我很讨厌的…」

 

在回第四分室的路上,淡岛副长在车内为伏见先生拿出了Scepter-4的制服。伏见先生瞥了那制服一眼,没有接过,这么说道。

 

「真是让人困扰呢。你就打算以这种部外者的打扮回去吗」

「因为看见这制服就会想起来,因为爱和任性只伤害了美咲的十几岁时的的黑历史…」

 

现在也完全是黑历史的进行时吧,我这么想到。不过这种话就算撕烂我的嘴也是不敢说出来的。但仅仅是想想而已,伏见先生就透过后视镜斜睨着我。原来我的两个上司都有读心能力来着吗。

 

「秋山」

「是、是…」

「你刚才出来迟了呢…和美咲说了什么吗」

「不,什么都没有」

「是—吗—?」

 

说了「看见八田用有点温柔的表情目送伏见先生了!」就会高兴什么的,伏见先生才不是这么单纯的人。为什么你看到了那样的表情明明我都没有见过明明是给我的为什么收到了的人却是你啊这是盗窃罪什么狡辩都不用说了死刑就这么决定了。啊啊,好讨厌脑袋里立刻就浮现出这些台词的自己。

 

「总之先换衣服吧。否则起不了示范作用。可以吧」

 

淡岛副长出声打断了进行中的违纪。伏见先生把制服搁在膝上,忧郁地叹了口气。

 

伏见先生勉强地套上了制服的袖子,慢吞吞地在本部的走廊里踱步,向室长室走去。淡岛副长打开了室长室的门。催促伏见先生进去。伏见先生像是真心觉得麻烦一样挠着后脑的头发,走进了房间。就像大家知道的,这是一间奇妙的房间。右半边放着室长的办公桌和椅子,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办公室。但被竹墙分隔开的左半边是一叠大的茶室。

 

房间的主人不在。不,应该这么说,在现在之前不在。

 

伏见先生没有发表什么特别的感想,大步地向办公桌走去。然后拉开椅子,像把身体扔出去一样一屁股坐了下去。对着这样的伏见先生,淡岛端正了仪态向他敬礼。我们也一齐敬礼。副长凛然的声音在屋中响起。

 

「欢迎回来。室长」

『欢迎回来!』

 

伏见室长从心底觉得麻烦一样,听着这应和的声音,说「这种就算了,报告吧」,手臂放在桌上撑着脸,如同驱散烟雾一样挥了挥手。这模样和刚才的八田美咲有些相像。我没有多想弯起了嘴角,又被青之王(病)冰冷的视线冻住了。

 

——

 

「到现在,还有动作呢。」

「也是—呐。因为怠慢被吠舞罗好好修理过了吧…自作自受的家伙*」(这里用的是假名)

「不能好好念出汉字呢,八田哥」

「啰嗦,说得出来不就行了!」

 

安娜、镰本和我正坐在柜台边其乐融融地吃着鲜美的炒饭。冰箱里伏见做的土豆沙拉也相当美味。会为了我一一去做自己不喜欢吃的食物,猴子其实是个好家伙。虽然性格是最糟糕的。

 

「说起来你,今天休店来着?」

「没错。准备了半年的那个,昨天终于结束了」

「啊—那个,完成了吗,好厉害!之后给我看!」

「好咧!」

 

镰本做出了得意的胜利姿势,别看他这样,镰本可是被附近人喜爱着的机车店,镰本MOTORS的店长。贩售,修理,(魔)改造什么都做。我有时也会去那里打工。了不起的事什么的虽说是做不到,只是简单的修理而已交给我也没问题。

 

镰本MOTORS的工装麻吉超帅。颜色是带点绿色的银灰,背后印着「KAMAMOTO MOTORS」的logo,手腕部分有吠舞罗标志的刺绣。这刺绣真的很精致,是能让人为工匠魂感动的佳品。虽然我挺喜欢一直穿着,但是和镰本一起穿着这个的时候让猴子不高兴的几率基本是100%,所以我除了打工的时候都不会穿。

 

「啊,八田哥中意的那个大家伙昨天卖出去了哦」

「唔…嘛…没办法…太贵了啊」

「八田哥就算买了,反正也会因为脚够不到而骑不了吧」

 

毫不意外地我一脚踢上胖子坐在凳子上的腿。我一边说着可恶、可恶一边一脚一脚踹着镰本的时候,安娜在一旁开口了。

 

「美咲,我也想,坐一下机车。」

「「诶」」

 

我和镰本的回答异口同声了。安娜可是连自行车也没有乘过。在我们有些为难时,安娜用叉子戳破了番茄,看着那团红色说道。

 

「如果坐上机车,就可以去见尊了」

 

啊,原来是这样。我和镰本对视一眼,一起笑起来。我看向窗外,天气也不存。猴子也不在。这不是去看尊先生的绝佳的日子嘛。安娜虽然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却把番茄放入口中的模样却很可爱。我看出了那脸上的迫不及待,把饭剩下,从椅子上下来。然后捡起倒在地板上的靴子说道。

 

「好!那就这样,今天就去尊先生那边吧!」

「…这样好吗」

「当然,就这么决定了!呐,镰本」

「不错呢。那安娜坐我后面。八田哥就用滑板—」

「不对不对,我也会普通地骑机车去啦。安娜,现在就去?」

 

安娜微微笑着说「等一下…先换衣服」,飞快跑上了二楼。真是可爱啊。女孩子的心思。我坐在地板上,穿上猴子那混蛋买的鞋带烦人的靴子。这时镰本说着「那我先给草薙先生打个电话」拨着手机。

 

「好!我是镰本。是,还过得去…啊哈哈,嘛…辛苦什么的,因为很有趣所以没问题。啊,今天尊先生在吗?我们会和安娜一起过去。是。啊,太好了—要买点什么吗?诶?萩饼?萩饼的话有点困难呢。一点都不好吃不是吗。是,我们现在就要出发了。好。」

 

挂断电话后,镰本转过头。我穿好了靴子,咚咚地用脚尖磕着地板问道。

 

「怎么了—?」

「『带东西过来的话,不要带食物—。绝对不需要—』草薙先生是这么说的。好像有超多甜食的样子」

「什么啊那是。嘛—不管了」

 

砰砰地,安娜穿着可爱的衣服…与其说是衣服已经到了礼服的级别…掸着衣裙的后面从二楼走下来。白色蕾丝的洋装,胸口点缀着黑色的绢带。腰线完美地收拢,长到膝盖的红色裙子轻飘飘地摇曳着。肩上也装饰着黑色绢带,看起来…看起来就像薄围巾…没错,披肩!今天是有点古典的大小姐风格。我们像迎接时装秀上的模特一样向安娜用力鼓掌。然后硬下心肠说道。

 

「安娜,这样穿超级可爱的」

「但是这样的话就不能跨坐在机车上了吧」

 

安娜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的装扮有些夸张过头,脸颊一下变得通红,拼命说道「再等一下…!」转过了身,达哒哒地回到二楼去。而我们用相当慈爱的表情目送她。

 

——

 

「工作的速度还是一样快。真是帮了大忙呢」

「哈…我可以回去了吗」

「先不说这个,只是喝杯茶怎样?甜的东西也有放进去哦」

「………………」

 

我把伏见的沉默当做同意,把点好的茶放在伏见的面前。伏见说着「那,请只给我点前的茶…」,喝起了还泛着白色泡沫的抹茶。正坐时膝盖的姿势,挺直后背的方法,端起茶碗的手势。毫无可挑剔的地方这一点让我很欣慰。第一次在这里被宗像室长教授做法时,明明都坐到脚麻了的。这些往事,我现在想起还记忆犹新。

 

伏见喝完了最后一口,端正地行了一礼。做得很不错呢。那就给你一点褒奖吧。我点点头,从背后拿出了涂了漆的套盒。不知为何伏见瞬间就从座位后退了30公分。我没有在意,打开了套盒的盖子。

 

那里面摆着横竖各乌五列的圆形萩饼。闪闪发光的紫色馅子,使用的原料是最高级的丹波红豆。此刻,完全煮熟了的红豆仍保持着新鲜清爽的风味,像奶油一样入口即化。这是用那间老店的馅做成的我的力作。

 

「我是不会被你骗到的」

 

伏见突然说出了这种失礼的话。

 

「被骗?」

「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你是不可能满足于这种普通的萩饼的人。总之我先回去」

「为了让馅的风味更加鲜活,我也稍微做了一些加工呢。不如说是引出了更深层的美味」

「……这种事请和宗像室长一起去做」

 

因为伏见坚决推辞,我无奈地关上套盒的盖子说道。

 

「宗像前室长的级数可比你高多了。他会在这时高兴地说『我一个人太浪费了,和友人一起就会觉出美味来』…」

 

在正坐的我们之间,茶釜冒出了滚滚的蒸汽。伏见把茶碗放在膝盖上,用悲伤的眼神小声说出「…我好像听到了哪里的地狱来的惨叫啊…」这种失礼的话。但是今天我真的不想多活动,就当没有听到这失言吧。

 

我拿着茶勺和茶罐,说着「继续,可以吧?」进行了下去。伏见说着「请不要放入红豆」,稍微带点笑意拿出了茶碗。气氛就缓和了下来,这是他作为NO.3时绝对看不见的稳重的表情。做出了不错的表情呢。虽然想着青之王成为赤组的NO.2算是怎么回事,看来让伏见回到吠舞罗的确是正确的选择。我也因此,好像作为姐姐一样高兴着。所以我向接过的茶碗里加入了满满五大勺的阿波砂糖。对于疲惫的大脑来说甜食比什么都好。

 

END.

 

评论(7)
热度(29)

© 联合国违和部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