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笠]勉强中途

大概都是这么短的【土下座
---


「勉强中途」


六月中的夏日晴空,阳光无所顾忌地入侵每一个角落。虽说已是过了中午太阳最烈的的时候,空气里不愿消散的热量还是蒸腾着少年们的汗水和精力。

真是——又热又烦,而且作为队长,还得不得不请假来参加数学老师的集体小灶,笠松此刻的心情实在是憋闷之极。

啊,好想揍人……

除了打篮球以外,只有在这种时候笠松才会勉强想起自己那个刚刚不明所以就答应了他的告白的烦人后辈。他们的这种相处模式老是被森山吐槽「连称呼也没有进展的笨蛋情侣」,烦人的家伙表示称呼不是重点希望在身体上有更多进展,然后他如愿以偿获得了进展的德式拱桥摔。

可是现在连个陪练的都没有,笠松只好强打精神去对付黑板上一串串令人烦躁的公式,还有地中海班主任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发际线。

怎么说自己也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年底就只能退出最爱的篮球部,为升学检测做准备。而这个每个少年长成为青年之前必过的门槛,现在已经开始悄悄把他和篮球剥离开了。

一点无奈,十分不舍。

笠松手上转着笔,心思已经飘到了窗外朗朗晴空。

舍不得篮球,舍不得一起奋斗三年的队友,还有那个家伙……

他会成为海常的支柱,带领着他的球队继续闪耀,就像这阳光,就像这阳光下晶莹璀璨的金发……



——金发?诶?!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该去训练吗!

——等等他在干什么……



楼下那个「晶莹璀璨」的本体正鬼鬼祟祟地观察着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才长出一口气,看向笠松所靠的窗户。

笠松实在不是很想说自己认识这个笑得一脸蠢样(只是在他看来)的家伙——但是在他完全从黄濑身上移不开视线的同时,也忘了自己正在开小差的这个事实。


到底干嘛啊……

呃……开始做奇怪的动作了……

……跳舞?不对……好像是……

「现在……山(这样的手势)……森山……在篮球馆……脱裤子(咦这什么动作)……被女孩子(啊,手放到头上了)……咬了两个大包?!」


“……笠松同学?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呢,要不要去保健室……”

“是的有点不舒服真是失礼了!!”

“诶?!……”

没有我在那群家伙在干什么啊——

笠松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理解已经向着奇怪方向偏离,纯粹担心着队里的笨蛋们闹出什么事,直线冲出了教室。

当然,原文的内容到底奇不奇怪又是另一回事了。



「森山前辈说,今天下午adi○as出了限时新款球鞋,还附送/划掉/黑丝/划掉/护腿,前辈要一起去吗顺便吃个晚饭?最后,前辈,最喜欢你♡」这样的意思,看来是好好传达给了前辈呢!

无视周围女生看着自己的惊恐与复杂交加的视线,蹲在树荫下的黄濑凉太暗搓搓计划着注定被暴击至渣的饭后行程。





评论
热度(2)

© 联合国违和部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