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above the Stars

82纯纯生贺丨半AU架空设定丨纯纯年上

 

 

---

 

 

 

 

Can we pretend that airplanes in the nightsky are like shooting stars?

I could really use a wish now. 

——

 

说实话,青峰大辉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真的会看见所谓的幽灵。虽然嘴上死不承认,但一想到那些虚无缥缈的存在,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手脚发凉。

 

可眼前这个少年确实是正常人类的样貌:大概是与自己相仿的年龄,火红的短发,修长结实的身体上套着校篮球队的队服,靠近些似乎能闻到少年运动后微酸的汗味。青峰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之处。

 

“喂。”少年皱着奇特的分叉眉说道,“从我桌上让开啊。”

 

——

above the Stars

青火向AU空设定

——

 

“  哈?你谁啊?”青峰勉强抬起一点眼皮,因为被人扰了美梦而语气不善。昨晚为了庆祝决赛胜利,赤司也难得宽容地允许队员们在外小聚一下,以黄濑这个吵吵嚷嚷的家伙为首,大家玩到凌晨才尽兴而归。话虽如此,喜悦也好兴奋也好,青峰全然没有一点感受,有的只是对于失去斗志的对手的厌弃和失望。

 

真的太弱了啊……

 

一直趴在桌上睡眠质量自然不会好,困意像青梅竹马被偷看了内裤的怒气一样来势汹汹,想着想着青峰又要睡倒过去,可惜有人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你可是已经睡了一天了白痴!”火红发色的少年毫不犹豫一掌拍下。

 

“痛!混蛋你做什么!青峰龇牙咧嘴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叮呤哐啷碰翻了一堆杂物。“要干架么!”

 

少年不理会青峰的叫嚷,摆摆手推开还没有醒彻底的家伙径自坐下,“谁那么空陪你耗,校门早就锁了,赶快收拾东西翻墙出去吧你。”

 

天色确实已经晚到让人心慌,没有晚霞也没有夕阳,只剩下黑沉的天幕和与之相悖的闷热。

 

真是麻烦,就算昨晚是疯狂的游戏之夜也不至于这样啊。青峰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书包一边小小地抱怨了 一下自己,这才开始好好打量起眼前的少年。

 

“话说你到底是谁啊?明明这么晚了还不走。”青峰再三搜索了记忆后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虽然穿着篮球队的队服——还是哲没有给任何人的10号,同班同学有点难说,但对队友还是有点自信的——确实没有这个家伙。可疑地点可疑时间出现的必是可疑人物,晚间推理剧场不都是这么放的?

 

“我?”少年挠了挠一头颜色显眼的短发不耐烦回道,“硬要说的话,算是你的同桌吧。”

 

“什么?我的同桌可是一直空着。”青峰停下了手上动作,野兽一样的直觉觉察出了一丝不对劲,这时窗外应景地吹来一阵凉风。

 

“不是……我在的啊  我只有晚上才能现出实体,有阳光的话可不行。”

 

“什、什么意思?”青峰偷偷瞟了一眼少年的脚下。确实是有影子的,可是……

 

“我,早就死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一一——”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自称火神大我的少年踹了一下躲在课桌下的青峰,结果那人只是缩得更进去了一些。

 

“别过来啊——”青峰惨叫着。

 

“我有那么可怕么,又不会吃掉你。”火神打开不知哪里来的巨大的便当盒,自顾自坐在座位上,“你要来点么,上午家政课做的。”

 

“谁会要啊一鬼给的东西能吃么一”尽管嘴上这么说着,肚子还是以饥饿感抗议着,要知道他连午饭时间也睡了过去,这对发育期的少年来讲可是致命的大危机。

 

“喂我可是好心,不吃就算了。

 

“咕噜——”

 

“……刚才那个声音噗哈哈哈——”

 

“不、不准笑——”青峰瞬间恨不得把自己的胃都切掉。真是太丢脸了……

 

“算了算了,我先走你慢慢来……哈哈哈……”

 

接下来就只剩下努力忍笑的颤抖声线和远去的脚步声。青峰足足缩了十五分钟后才敢探出头来,看了好几遍确认那家伙真的离开了。

 

哆哆嗦嗦掸完身上的灰尘青峰才发现压在自己书包上,大到离谱的便当盒。他小心翼翼地戳戳最上面的章鱼香肠,油滑和弹性确实是普通食物的质感。

 

“这只鬼还挺好的嘛。”经过强烈的心理斗争,青峰还是败给了饥饿的本能,消灭着意外美味的豪华便当,他又在心里悄悄补充了一句——厨艺也不错。

 

——

 

好好满足了生理欲望了后青峰只想赶快离开阴气森森的学校,在他偷偷摸摸想要翻过围墙时,却意外听到了篮球撞击球框的熟悉声音。

 

“还行嘛,一直进球。”青峰侧耳细听着,篮球落地的力度和走位,毫无疑问说明了打球的人必是一个强手。无论如何也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好对手,青峰强迫自己不去在意那只不知何处去了的幽灵,借着路灯摸进了篮球场,但等着他的是——

 

“唔啊啊啊怎么是你?!”带着恐惧和惊讶的大叫声在空旷的篮球场上显得分外清晰。

 

“怎么不能是我?一虽然一直都知道但和你说话还真是让人火大啊!”那边厢也炸毛了,看起来下一秒就会把篮球砸到眼前这个烦人家伙的脑袋上。

 

“这句台词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一我只是听到有人球打得不错才来看看,谁知道会碰上鬼啊一”喊出口青峰才发现似乎有类似夸奖的话混在了里面。

 

“那是当然,我可是校队的王牌啊。”火神挑起眉毛,笑得自信又张扬。

 

“喂喂说什么呢你?!校队王牌可是我啊!”

 

“那要不来一场?看看到底谁比较强!”

 

“谁要……”

 

“果然是怕了啊。”

 

“谁怕了?来就来,one on one!”

 

此时的青峰大辉已经完全忘记刚开始逃跑的打算了。

 

盛夏的夜晚已渐渐没有了使人烦躁的热度,反而是怡神的清爽。蝉鸣早就歇了下来,奏者们将细小的身躯隐入变幻的浓绿间,耐心等待下一个艳阳之日,才能燃烧生命直到终结。天边一点点清亮的月色应和着一些蛐蛐时断时续的低语,朦胧看着这夏夜。

 

火神重心轻微地向右移动,手势下沉,青峰已经封堵了可能的进攻路线——这只是假动作,火红的少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身闪过防守,猛的向上跃起。青峰也紧跟着跳起,想要把火神盖帽,但对方的滞空能力要更胜一筹,比他还要更晚下落。重心稍有不稳,青峰重重跌坐在篮下。

 

火神干脆利落地一记灌篮,力度强大以至于球架都在不停颤抖。是他赢了。

 

“认输了吧?”幽灵少年弯腰捡起篮球。

 

“切,再来一次,刚才只是热身!”青峰不甘心地叫道。

 

“算了吧,现在的你是赢不了我的。”火神好像是陈述无法辩驳的事实一样地说着。

 

“你这语气还真是让人火大啊!”青峰还想站起来和他理论,但身体机能已经到了极限。

 

“只是事实而已。”火神歪歪头,这个动作让高大的少年显得稚气不少,“我打球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什么  ”好累,好困,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再去磨练几年再来吧,高一的小鬼。”

 

“……”

 

“……?”

 

“……呼……”

 

“这家伙居然睡着了么……”这下该怎么办啊……总不能让他睡这里吧。火神蹲了下来,烦恼地看着睡成一滩软泥的黑皮。

 

他该不会是忘了我不是人类了吧?

 

的确是忘了哟,脑容量也不是他……不,你们的错嘛。

 

——

 

第二天早上青峰是被来到学校的绿间和黄濑叫醒的,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小路边的长椅上,身上还盖了自己的校服外套。

 

怎么想会这么做嫌疑者也只有一个。

 

“小青峰~听说你昨晚彻夜未归啊~怎么?是去女生共度浪漫之夜了么?小桃可是急得哭红了眼睛和我打了好长时间电话呢一!”黄濑凉太每天都元气满满——也每天都女高中生一样的八卦。

 

“私生活真是不检点啊,所以说你才不行なのだょ。”绿间习惯性地推了下眼镜。

 

“……切,我只不过是睡过头了而已。”身体还没有从昨晚的激战后恢复过来,每一块肌肉都在叫嚣着疼痛——可那样淋漓尽致的对决也好久没有享受过了,青峰的内心有着奇妙的充实感。

 

也不坏嘛。

 

“……哦哦小青峰笑了,果然是骗人!怎么说睡过头这个理由也太蹩脚了嘛,而且还一身汗臭味!说嘛说嘛,究竟是哪个巨乳姐姐缠了你一晚上啊~”

 

“都说了没有女人了白痴!”青峰一把推开粘上来的黄濑,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

 

不过的确是个火辣的家伙。他在心里又悄悄补充了一句。

 

“啊小青峰好冷淡——”

 

“喂,我说,你们两个再不去的话就要打铃了。”

 

““诶?!””

 

——

 

经过又一天可以称之为不省人事的深度睡眠后青峰总算是充足了电,可惜过剩的精力少年们从来不会花在学习上,而是全数尽掷给浮浪的青春。

 

篮球队的基础训练很是累人,更不用说是像青峰们那样进队不久就被指定为正选,被称为天赋者的队员。青峰本想大声抱怨,可一见队长赤司冷似高山冰原的脸和监督黑子永远深不可测的眼神,已经半个音节出口的牢骚又硬生生咽进喉咙。

 

啊啊,总觉得好想打球啊。

 

好想,和那家伙打球。

 

随便又找了个借口偷溜出来,青峰半眯着眼躲在体育馆后的阴影里。什么都不想做——或者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过来时已经满脑子在想怪眉毛幽灵的事了。想多了之后青峰惊觉自己似乎开始不把火神当做什么超自然现象看待了,而只是一个如存在感强烈的普通同学一样的存在——一个各种意义上都不得不在意的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该为这样的转变高兴,青峰进行着无意义的烦恼。

 

难不成我不怕鬼了?……不对我才没有怕过那种东西……

 

“青峰君,没有干劲呢。”

 

“唔啊?!”

 

意料之外出现的声音,意料之中的黑子哲也,不管几次也会被这个神出鬼没的奇怪老师吓到。

 

“……是哲啊……干劲什么的,没有对手当然没有啊。”因为实在不觉得娃娃脸的教练比自己大多少,青峰总是直呼对方的大名,而后者抗议无效后,也默认了这种不尊师长的称呼方式。

 

平复一下心情,青峰又靠在门边无意识地看向露天球场。

 

“这么说不对吧。比青峰君厉害的人很快就会出现的。”黑子用他特有的平直语气说到。“不努力是不行的。”

 

“比我厉害的人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自尊心作怪。就算再怎么不想承认,比自己厉害的人,也已经出现了啊。“能战胜我的只有我自己。”

 

“又在发表什么中二言论呢,青峰君。”黑子的视线也移到了另一边。“每次这样都非常让人想揍你啊。”

 

“喂!真是过分啊你!”有点惊吓于对方的直白发言,青峰终于转回头,“要说应该是哲你吧,明明打球这么弱还当监督,一定认识什么厉害的家伙吧?”

 

“……过分的是青峰君吧。”黑子有点受伤——虽然表情依旧贫乏,“要说厉害的人,奥尼尔君不就是么?”

 

“耍我吗?!明显他不认识你好吗!那个熟人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那艾弗森君怎样?”

 

“认真点啊喂!”什么时候我变成吐槽系角色了啊?!

 

“……”黑子耸耸肩,脸上却出现了极为少见的柔和表情,“要说厉害的人,我的确是认识一个的。”

 

“哦?”

 

“他是队里的王牌,虽然看起来很粗鲁但其实既温柔又强大,有时又很可爱——像是会怕狗什么的。一直像光一样照耀着鼓励着影子般的我。无论是天赋也好努力也好,都比现在的青峰君好太多了。”

 

“啧,那是谁啊?高中的队友?”那也就是自己的前辈了,青峰难得地提起了兴趣。

 

可是再没有下文。

 

——

 

很在意黑子所说的人。青峰也很奇怪为何从来万事穿耳过的自己会对这些念念不忘一就像一直在意火神的事一样。

 

回到室内篮球馆的时候,青峰抱着“去问他或许会知道”的想法,寻隙找到了赤司,而后者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清楚。

 

赤司抹开脸上的汗,动作优雅地拧开水壶。“黑子那时候的王牌?你不知道吗,那是校队的黄金时期,只凭两个年级就两次拿到过IH的冠军。”

 

“这我还是知道的……不如说是被宣传轰炸得知道的。所以说那个王牌一定很强吧?”听黑子的描述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很强——数据上来说是的,蝉连了两次的全赛MVP。不过后来好像是因为意外死了。10号球衣,是黑子一直为他保留的。”

 

“那个人的名字,叫做火神大我。”

 

虽然隐隐约约有所感觉,但切实听见了事实还是冲击力颇大,青峰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是怎样的表情来反应。

 

“那……他是十年前的人咯?”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是。那又怎么了?从前的记录就由我们来超越。”赤司放下毛巾,站起身。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他是会对自己严苛相待的人,只有如此他才能到达更上层。

 

没走几步,就听见青峰犹豫地叫住他。

 

“喂……赤司,你相信鬼魂的存在么?”

 

并没有预料的无视,赤司相当认真地转过身。

 

“眼睛看不见的东西,既不能确认也不能否定他的存在。”

 

“如果真的有人类的灵魂滞留于世,我想一定是有什么未偿的愿望。或许是一生的夙愿,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只要有这样一点,就有了存在的理由吧。”

 

“那样的话。”

 

鬼使神差地,本来是百分百回家部的青峰放学后一直没有收拾东西。东拉西扯到处找人有事,自告奋勇做完了值日又主动要求国文补习,周围的人直用看世界毁灭的眼神看他。直到最后磨磨蹭蹭进走给他开小灶的黑子后,青峰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想干什么。

 

想要再和火神打球。

 

想要问他很多话。

 

想要更加了解他。

 

青峰从没有如此感谢过自己的肤色,可以让他轻而易举地躲过管理员的视线。熟门熟路摸进露天球场,果不其然发现了那个火红跳跃的身影。

 

“哟。”语气里都是难以压抑的兴奋。

 

“怎么是你?又来干嘛?”火神停下动作,凌厉眉眼里竟有一点笑意。

 

“没干嘛。总之先来one on one吧。”利落地脱下西装外套,书包也被随便扔在一边,青峰一把扯下领带。

 

火神咧开嘴,露出一点雪白的虎牙。

 

“正合我意!”

 

——

 

之后这样夜色下的两人对决似乎理所当然地成了青峰的日常。每次汗水淋漓之后都有不可思议的满足感,还有确实在不断精进的球技,青峰发现自己越来越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而且,或许已不仅仅是在打球时了……

 

又一次激烈交锋之后,两个篮球笨蛋双双瘫倒在地。

 

“你还真是长进不少。”火神喘着气,用力揉捏发疼的肌肉。

 

青峰倒是懒得再动。“不如说是你怎么一点都没进步。”

 

意料之外的,那边的声音有些低了下去,带着一点无法言说的复杂,“因为每天对我来说,都是同一天啊。”

 

“啊?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么'”

 

“……诶?”

 

火神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叹出。

 

“就是在这个篮球架下面啊。”

 

“那个时候比赛结束了,拿了冠军大家都超级高兴啦,日向前辈还说他请大家到居酒屋搓一顿——一点不像他平时的风格,都忘了我们还未成年吧。

 

“接下来就是文化祭,监督说要趁着拿冠的热度打高篮球部的人气,要我们每个人出一个表演节目。

 

“我是除了打球什么都不行啦。

 

“然后黑子说“火神君跳跃力这么好,不如挑战一下自我,试试单人空中接力”什么的,我觉得也不错,就这么做了。

 

“没想到学校的篮球架已经这么不结实了啊,倒下来的时候现在回想还是痛得要死,亏我可是练习好久了。

 

“黑子那家伙好像因为这个消沉自责了好久,其实完全和他没关系啦。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一直留在了学校,不能离开也不能消失。每天都会被迫再重新经历一边那天的事,每次都从相同的状态开始,只有晚上才能这样出现。

 

“……嘛,虽然看起来挺蠢的不过能死在篮球架下也算不错,只是对不起老爸老妈了。”

 

火神的语气很平静,仿佛他口中的“我”是另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一样。

 

“……不是这样的吧。”青峰静静地说。

 

“诶?”

 

“明明还没有说完吧。”

 

火神没有再回答,而是放缓了手上的力道,上臂运动的节奏踩着心拍数前行,没来得及擦去的汗水从他的鼻尖划过晶莹的弧线,坠下后又描画出肌肉漂亮又有力的线条,发丝也湿淋淋的,浓浓绛色在深色的天幕下竟有些温顺。连宇宙中最遥远的天体也化作星屑悄悄看着他们。

 

青峰看看火神,看看夜空,又看看火神,莫名地心跳如鼓,突然就从唇间漏出一句。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起看星星。”话刚出口青峰就想一口咬下这该死的舌头,万幸被蹩脚甜言蜜语攻击的家伙没有一点自觉。

 

“哈?你在说啥啊  ”结果从来弄不清重点的人也傻傻地看向天空。

 

尴尬。单方面的尴尬。

 

“啊,你看流星!”着急想要打破这层令人脸红的结界的青峰随便指着恰巧划过夜色的一道银光。

 

火神回给他一个白眼,“那是飞机吧AHO。”

 

“……啊怎样我说是就是!”

 

就如不断回响在耳边的巨大轰鸣声一般……

 

“白痴么你。”火红眸子直直望进他眼里。青峰觉得自己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

 

“Can we pretend that airplanes in the nightsky are like shooting stars?I could really use a wish now.”

 

“为、为虚?……”青峰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大脑紧急搜索着库存一万年不足的词汇量,“你要许愿?这不是冒牌货么……”

 

“说流星的是你吧?你就当它是好了。”

 

“本大爷才不会干这种事!你是思春期的少女么妄想什么浪漫情节的!”

 

“哈?我还不是配合你一下!再说了不过许个愿扭扭捏捏的才不是男人吧?”

 

“你说谁不是男人?!难道你许了?”

 

“是啊怎么。你不来一个?”

 

“推销员么你这少女神!”

 

“……啊你烦死了!”

 

这天夜晚有一架飞机困倦地路过,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无意充当了一次天空的许愿机。但它永远也不会知道有谁在斗嘴间隙偷偷抓住了它的尾巴将什么在心中飞快重复,只是一如既往拥向既定终点。

 

——

 

又是一年文化禁,每一处都充斥着各种兴奋的讨论准备,每个人期待着自己班级的作品能吸引更多参观者。

 

“——所以,你们每个人都要给我想个节目。”赤司把手中将棋啪地一声拍在桌上,举手投足尽是王者风范。

 

当然“耍这种无意义的帅到底是闹哪样”的吐槽说出来就只会是人间惨剧,每个人只能默默腹诽着。

 

“篮球部每年的节目可是传统,大家要好好考虑。”黑子补充。“而且这也是变得受欢迎的好机会呢。”

 

“诶——真的?”

 

“凉太,你先。”

 

毫无意外被第一个点到名的家伙条件反射地颤抖了一下,“诶?我、我觉得春夏时装show不错啊,粉丝群说米兰那边出了很多合适的新品呢~”

 

“驳回,教室后面有墙自己去撞五分钟再回来。下一个真太郎。”

 

“是叫我去死吗?是叫我去死对吧!”

 

“板车租赁怎样?还可以赚到部活费用。”眼镜反射过一道精光,“晨间占卜说最近巨蟹座的财运很好。”

 

“驳回,不是每个人都有人力车夫志愿者。下一个敦。”

 

“唔——辣(那)就点心棱(零)食大蟑(展)螂(览)吧。”巨型婴儿嘴里塞满了各种食物。

 

“驳回,被喂饱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下一个大辉。”

 

“既然是篮球部花式投篮表演不就行了,我想做空中接力。”青峰转过头,看着一直整理着数据的黑子,后者感到了那视线,飞快瞥他一眼——快到让人无法读懂那眼神的含义。

 

赤司点点头,似乎觉得这个提议不错。“那就这样定了。你们可以开始准备自己的项目了。”

 

而黑子从头到尾也没有发表意见。

 

——

 

文化祭很快就来了,校园各处人潮涌动。

 

青峰在篮下不断练习着预定动作,还是无法抑制时不时激增一下的肾上腺素——他和火神接吻了。

 

就在前一天的晚上,两人例行的汪汪汪结束后,他把花式投篮的事告诉了火神。

 

火神对于青峰选择倒很是意外,反而笑着说,“你不怕和我一样被砸到么?

 

“学校早换过球架了。”会担心你想起伤心的我真是笨蛋。“我要证明我已经超越你了。空中接力也好三连霸也好,都会做给你看的。”

 

“……口气不小嘛,作为学长我是不是应该夸奖你一下?”火神爽朗地笑开。

 

“奖励就要亲我一下怎么样?”认为两人的关系已足够牢固,青峰也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

 

火神却出奇认真地回答了他,“这样的事不和喜欢的人做就没有意义吧。”在没有被发现的地方,火神的耳尖渐渐发红,最后红晕蔓延到了每一寸裸露的应肤。

 

“但是如果是你的话,可以。”

 

“……诶?”

 

金红的星屑跳跃闪动,光华流转照亮一方小小世界,从那之中满溢自了难以想象的欣悦。蝉们的低声细语。余光所能延伸的边际。

 

近一些,再近一些。

 

下一秒有什么滚烫的东西覆了上来。

 

——

 

轮到青峰了。

 

他深吸一口气,每一丝肌肉都开始战栗。向前方抛出球,手腕下压角度完美。他开始奔跑,然后照着记忆中那个人的动作——跃起,飞鸟一般浮在空中——

 

我知道你在看。

 

看着我。

 

然后我要告诉你——

 

得分。

 

人群中爆发出的震耳的欢呼,队友们惊讶又自豪的眼神,喜悦的热浪——但这些都已和青峰无关。

 

他要告诉他,他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他从来没有如此期待时间流逝更快,他甜蜜又焦急地等待着。

 

然后他要和他一直在一起每天都吃美味的便当,然后他要和他打更多的篮球直到他再也胜不过他,然后他要把他狠狠按倒在露丛中告诉他一个吻的危险性,然后——

 

没有然后了。

 

直到夏天结束,火神也没有再出现过。

 

——

 

我无法当做你不曾存在,也无法再为别人预留心中最柔软的角落。

 

——

 

青峰靠坐在新得刺痛虹膜的篮架下,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这个夏天发生的一切,结果却发现两人能用来珍藏咀嚼的回忆实在是少得可怜。

 

他想了很久才隐约明白那时赤司没有说出口的下半句话。

 

如果愿望实现,那样的话——

 

就连仅有的存在的理由也消失了。

 

你的愿望实现了,那我的呢?

 

他终究还是站起身来。

 

没有薄云也没有胧月,只有坠入苍白天际的星空之泪。狮子座流星雨一束接一束地陨灭在平流层边缘,前赴后继不知疲倦,带着最后一点微小的希冀,沉入光的阴影再不见踪迹。

 

 

 

 

 

 

END.

 

评论(2)
热度(32)
  1. 施饿鬼船AOKA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一篇太美好了!
  2. 玖児_小妹联合国违和部队 转载了此文字
  3. 荞麦面店联合国违和部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OKA

© 联合国违和部队 | Powered by LOFTER